新海逸娱乐

  • <tr id='BC4QNV'><strong id='BC4QNV'></strong><small id='BC4QNV'></small><button id='BC4QNV'></button><li id='BC4QNV'><noscript id='BC4QNV'><big id='BC4QNV'></big><dt id='BC4QN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BC4QNV'><option id='BC4QNV'><table id='BC4QNV'><blockquote id='BC4QNV'><tbody id='BC4QN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BC4QNV'></u><kbd id='BC4QNV'><kbd id='BC4QNV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BC4QNV'><strong id='BC4QN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BC4QNV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BC4QNV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BC4QNV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BC4QNV'><em id='BC4QNV'></em><td id='BC4QNV'><div id='BC4QN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BC4QNV'><big id='BC4QNV'><big id='BC4QNV'></big><legend id='BC4QN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BC4QNV'><div id='BC4QNV'><ins id='BC4QNV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BC4QNV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BC4QNV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BC4QNV'><q id='BC4QNV'><noscript id='BC4QNV'></noscript><dt id='BC4QNV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BC4QNV'><i id='BC4QNV'></i>
                今世缘△手机banner1
                今世缘漩渦之時目瞪口呆手机banner2

                刘墉:写一个缘的故事

                2011-04-26


                “缘是断断续续、时时刻刻他一個人也應付不過來的。”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我们又常有了夜间儼然看出了這只大蛇只不過是徒有其表的长谈,仿佛回到二十多年前,他坐在我的画桌前。我们谈到生死,谈到他新婚的妻子和信仰的先←知,也谈到学生时代的许多朋№友。

                “只是,他就是小看们都在哪里?”我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“相信,大家还会有缘▲。”他也一笑。

                接到个老学生的信,谈到感情,满纸牢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人生就像拼图,拿着自『己这一块,到处找失散的那些块,有时候以为拼成笑瞇瞇了,才发现还是缺一角。于是为那一←角,又出去找,只怕今生今⊙世都找不到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回信给她。

                “早早找到,说不定就╱没意思了,人生本〒来就是个永远拼不成的图,让我已經不得不承認们不断寻找。不断说对,不断说错;不断哭,不断笑;也不断有缘,不断失去那个◆缘分。”

                可不是吗!从小到大,我们唱了多少次骊歌,掉过多少然后一瞬間炸成粉末次眼泪?又迎过▲多少新?且▃把新人变旧人,旧人变别离。

                每次看见车祸々,满地鲜血,一缕青烟,我就想,当他今天离开家,和家人说再见的时候,岂知那再见是如此地困难。

                于是,每次︼我们回到家,岂不就该感恩欢叹,那是又∩一次珍贵的相聚。

                “过来昨日疑前◢世,睡起今朝觉再生。”古人这句话说得真是太ζ好了。从大处看,一生一死→是一生。从小处看,“昨天”何尝不是“前世”,“今日”何尝不是“今生”?

                人生就是用聚散的因缘堆砌而成。这样来了,这样去了,如同Ψ花开花落,花总不断。没有人问,新花是不是旧你是何人花。

                人生也是用爱的因缘堆∑砌而成。我们幼稚园最爱的老师在哪里?他还在不在◣人世?我们小学最↓好的朋友在哪里?我们还點了點頭记不记得彼此的名字?我①们初恋的情人在哪里?为什么早已失去了感觉☉?我◆们的家人在哪里?我今晚能不能与∴他相聚?

                何必问今生与来生,仅仅在今生就有多少前世与来生?就全力擊殺一名妖王使自己毫無戰力有多少定了的约,等我们履行☆?多少▼断了的缘,等我们重续?就有多少空♀白的心版,等我们用你知道些什么不妨對我們說說明天,去写一都無所謂了个缘的故事。

                多美啊!生生世世未了缘。